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玉珠出手

时间:2018-09-14
和神殿的人商议完毕,叶天龙回到无忧宫已经是下午的申时末,天色已经有些暗下来了。虽然住处已经被公羊方的人严密监视,但这些侍卫如何发现武技远在他们之上的叶天龙的行蹤。
  玉珠和辛西雅早已等得有些着急,见到叶天龙踏入院子,立刻兴奋的围上来。
  「成了,明天晚上动手,时间就在是联欢舞会开始的时候。」
  叶天龙进入房间,没有等坐下来,便向玉珠和辛西雅宣布道。
  玉珠和辛西雅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之间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兴奋和期待之色。的确,以她们这样十几个人,要夺取法斯特的帝都艾司尼亚,不管是谁,都会有些特别的感觉。
  接过飞星递上来的茶水,叶天龙是一口饮尽。然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伸展了双腿,对玉珠和辛西雅说道:「我已经让鲁图先做好準备,明天他负责接应,以及看管那些漏网之鱼。」
  接着,叶天龙便将详细的计划向玉珠和辛西雅解说了一遍。原来,明天的联欢舞会,几乎尤那亚一系所有的大臣都会出场,这也给神殿和叶天龙的出手製造了一个最好的时机。
  现在他们的计划就是趁那个时候,将尤那亚留在艾司尼亚的高级官员一网打尽。
  这样一来,神殿那些潜伏在尤那亚势力中的人物便可顺利接手他们的权力,即使有些人想反抗,也因为没有领头的人物,无法形成真正的威胁。
  「这个计划的名字就叫擒王!」
  叶天龙说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现在他的赌注是下了,但是到底会是全赢,还是全输,就不是他所能够预料的了。玉珠和辛西雅感受到叶天龙心情的变化,便默默的注视着他。
  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玉珠,你说我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
  半晌,叶天龙突然再次打破了沉默,提出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老实说,由于明天就要做一件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甚至连念头都没有起过的大事情,叶天龙的心中就有些乱。虽然他也有过仔细的思忖,反覆的考虑,但事到临头,马上就要真正动手,难免会产生许多奇怪的想法。下决定的时候难,但是在决定之后,到实施之前,其实还要更难。
  毕竟这是一条难以预料的道路,叶天龙知道,只要自己迈出这一步,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虽然说,和神殿的联手,已经把整个计划安排得十分细緻周到,但谁也不敢保证就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这有什么关係吗?」
  暗黑一族的少女愣了一下,带着一丝奇怪的神情反问叶天龙。她的回答也是有些不着边际,但叶天龙却有所领悟的点点头。
  「是啊,其实现在说聪明和愚蠢,什么意思都没有了。」
  又过一会儿功夫,叶天龙不禁苦笑了一声,轻轻的摇头,喃喃自语道。
  「我只是想给自己多一点的信心而已。」
  「明天公子胜利了,自然就是聪明的。而如果失败了,那只能说明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并没有拿下艾司尼亚的实力。就这么简单,现在再去多想,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女神战士首领辛西雅突然插进来,对叶天龙说了令他十分惊讶的话。这话很直接了当,但却準确的击中了叶天龙的心。
  「说的好!」
  叶天龙豁然开朗,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拍桌子。
  「简单明了,老子何必去自寻烦恼呢?想做就做,想干就干……」
  「不管公子您做什么,玉珠都会在您身边!而辛西雅姐姐她们,也会一直跟随公子您的脚步。」
  能够感觉到叶天龙心中那一丝的担心和不安,暗黑一族的少女用自己的心灵向叶天龙发出了她的安慰。
  「我在担心什么啊?」叶天龙终于抛开了心中的一切杂念,「有这样一群人在自己的身边,凭着她们的实力,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计划失败,退出艾司尼亚,重新回到青州而已。」
  想到这里,叶天龙不禁哑然失笑,以前有些事情,自己想做了就做了,可是现在居然会变成考虑得太多,是不是因为拥有了太多了东西之后,自己的勇气却在慢慢消退?
  叶天龙决定不再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去胡思乱想了。
  坐在床上运气调息了一阵之后,叶天龙感觉自己的精神和体力都达到了一个颠峰的状态,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
  「公子,时候差不多了。」
  外面的玉珠听到叶天龙从床上下来的声音,便走进来轻轻的说道。
  「是时候了,你出发吧!」叶天龙抓起了玉珠的一只小手,叮嘱道:「一切要小心!记住我的命令,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安全!」
  「放心吧,公子!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玉珠信心十足的点点螓首,从叶天龙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小手。
  「我一定会做得万无一失!」
  话音未落,暗黑一族的少女已经消失在叶天龙的眼前。叶天龙望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女神战士首领辛西雅,突然长出了一口气。
  「外面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来陪陪我吧!」
  「哦……好的,公子!」
  女神战士的首领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十分高兴的应了一声,开始解下自己身上的武装。
  「这是……」叶天龙顿时傻了眼,他的本意只是想让辛西雅留在这里陪自己聊聊天而已。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好久没有和这个金髮美女好好亲热了,不如趁现在也让自己快乐放鬆一下。他的嘴角立时流出一丝怪笑。
  掩胸的胸甲带子一鬆,高耸坚挺的圆润玉乳便立刻出现在叶天龙的眼前,颤颤巍巍,如一双小鹿在空中跳跃不停。随着辛西雅的贴近,丰满的玉峰几乎佔据了叶天龙全部的视野。
  「公子,您想吃吗?」
  辛西雅挺起了自己傲人的酥胸,还故意在叶天龙的眼前晃动了两下,那嫣红如滴的两点在空中顿时幻出了令人心醉神驰的美丽图案。
  看得双眼冒火,叶天龙一把将一座丰盈柔软又娇嫩晶莹的玉峰抱住,用自己的脸颊贴在上面厮磨着,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想吃……想吃……想一口吃了你……」
  说着,叶天龙张开自己的大嘴,一口含住了雪玉乳峰上的嫣红乳珠,用力吸吮,不时轻轻的拉扯咬啮,享受着那甘甜无比的玉液琼汁。
  一阵酥麻沖心,万蚁钻身,辛西雅的俏脸上变得一片通红,一双蓝色的媚目中更是眼波如丝,双手激情的拥抱着叶天龙的脑袋,恨不得把自己的那一座挺耸如峰温润如玉的丰乳整个塞进他的嘴巴里。
  脑袋被夹在两座高山之间,叶天龙这才真正体会到甜蜜的苦恼。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传来的罕有细滑、柔软和玉润般娇嫩无比的触感,令他几乎想把自己的脸颊溶化在上面,芬芳甜蜜的气息更是充满了他的口鼻,但是这也使得他产生出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终于,叶天龙忍不住抬起头来,大大的吸了两口空气之后,开始激情地亲吻着辛西雅的脸颊、玉颈,然后将重点定在敏感娇嫩的双峰上。一双禄山之爪在那上面大肆活动,抓揉搓捏,让柔嫩无比的雪乳美肉在自己的指间滑动凸现。
  不时激起的丝丝玉液琼汁,在空中画出一道道晶莹美丽的弧线,让叶天龙不住快乐的张开大口,伸出舌头,去接应那天降的甘霖。不到片刻的功夫,叶天龙的头脸上已经是一片湿润。
  房间里面更是瀰漫着一股靡乱甜美的气息。
  辛西雅的口中不住流出醉人的呻吟,她的胴体在叶天龙的手下不住颤抖,娇躯出现激情的反射性颤动,浑然忘却自己身在何处。
  半晌,叶天龙终于从辛西雅的酥胸上抬起头来,望着坐在自己怀中,正在激烈喘息的金髮美女。
  雪玉柔峰上的嫣红乳珠,在叶天龙的一番唇舌交缠之下,早已发胀凸起,有如饱涨的樱桃,向上骄傲的翘起。那上面还存留的晶莹甘霖琼汁,在尖端汇成了一滴圆弧形的水珠,似坠非坠,极其诱人的挂下来,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实在是漂亮啊……」
  叶天龙几乎不忍心伸出手去破坏眼前的盛景,但他的手却是好像根本不听使唤的伸了过去,开始在辛西雅的胴体上摸索轻抚,在她的胴体敏感部位,极有技巧地狂热抚摸着。
  温柔的讚美话语让辛西雅十分兴奋,而随后的动作更是让辛西雅如中电殛,迷失在激情的浪涛里去了。
  「公子……公子……」
  除了激情的迷醉,辛西雅的心中已经一片空白。当叶天龙的手滑过柔软如绵的莹白小腹,轻巧的解开她那最后一道的防线,辛西雅便完全迷失在这情慾的狂浪骇涛里,感觉中天地已不存在了。
  隐身飞驰在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玉珠的心中不禁升起一种久违的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执行暗杀的计划了。想起以前在大陆各地游历的时候,身为一个暗黑一族的魔剑师,她在暗杀这一个行业中的名声也是相当不错的,经常会接到一些暗杀的委託。
  而这一次,是玉珠在封印解开,暗黑武技得到数倍提高之后,第一次出动去执行暗杀的任务。对象是尤那亚留在艾司尼亚的几个重要人物,也是掌握实权的大人物。
  为了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夺取艾司尼亚,只有先除掉这几个手握艾司尼亚军政大权的尤那亚的亲信心腹。神殿的人注意这几个人很久了,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除掉他们,因为这几个人的武技相当出色,身边的保护更是严密。
  而这也是神殿向叶天龙提出的请求之一,如果不在动手之前解决掉这几个手握实权的人物,明天说不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敌人就会先下手为强,反而将神殿的人除掉了。
  第一个目标就是新任无忧宫的侍卫长公羊方,既然他已经对叶天龙起了疑心,所以就要先让他消失。
  公羊方正式的住所是在无忧宫里面,但这个家伙来到艾司尼亚之后,在城内也弄了一个私人住宅,除了藏自己捞的金银财宝外,更为重要的是美女。这几天,他便弄到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是一个获罪下狱的官员之女,所以,他现在是一有空便往这个秘密住处跑。
  公羊方的住处是一个坐落在普通住宅区的四合院,外表一点也不起眼。但里面却是极为豪华。内院,是他的享乐禁区,弄来的美女都在这里供他享受,只许使女和僕妇进来。而在外院则有他的十几名亲信在把守,一些他玩腻了的女人就交给这些人享用,但不许他们接近内院。
  在入夜之前,刚好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公羊方便悄悄的溜回到自己的秘密住处,準备好好放鬆一下。老实说,他还真捨不得这个刚刚到手的美女,特别是在见了如姬之后,心中的那团火焰就一直在燃烧。
  进了内院,两个使女伺候他洗漱沐浴毕,披了一袭软罩衫,坐在房中的太师椅内一面喝着酒,一面看美女更衣,心中的情慾也在不断的升高。
  他觉得自己为尤那亚效力了大半辈子,闯过无数剑海刀山,现在也应该是好好享受一下了。所以,金银财宝和美女,都是自己应得的。
  看着眼前这个年仅二八的美丽少女,实在是愈看愈心花怒放,他正想要这个美女脱光亵衣轻裙,好让自己尽情享受一下少女的鲜嫩和娇柔。
  突然,隔开内外的大排窗无风自启,一阵微风飘入温暖的房间。
  生活在整天与人斗争的环境中,警觉心是保全自己的不二法门。
  原本已有的薄薄醉意迅速消失,满身的慾火也陡然熄灭,一个人从太师椅中飞跃而起,出现在床中,一掀帐,床头的长剑已握在手中,左手的藏暗器皮护套,也迅速套上,扣牢。
  灯火摇摇,房内多了一个人,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女子,连她的头脸也包裹在黑色的面纱里面。黑漆的长髮自然地披肩垂抵腰际,只有露在外面的那双明眸锐利如剑锋,令人不寒而慄。在明亮的灯光下,更是具有一种强烈的慑人心魄威力。
  「不要叫了,外面的人全部解决了。」
  似乎是看到公羊方想发出警哨,玉珠冷冷的打消了对方的念头。
  「你是……」
  公羊方在暗暗找机会,而这时候,那个美女则早已晕倒在地。
  「我想从你这里知道一点东西。」
  玉珠一口道出了自己现身出来的目的。
  「你们明天準备怎么样的计划?」
  公羊方的心中狂跳,他已经明白到眼前的敌人是谁的人了。对于叶天龙能够找到自己这个地方,他实在有些惊讶,看来,在艾司尼亚,叶天龙的潜势力比他所想像要大上许多。
  「居然是叶天龙的人,你们动手的速度还真快……」
  「不要废话,快点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
  玉珠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公羊方的话,同时向前踏了一步。
  「如果不是为了这份口供,我才懒得和你说话呢!」
  虽然心中暗惊,但公羊方也是响噹噹的人物,有名的剑手,怎能任由眼前这个女人摆布,何况他并不真的肯自认是弱者。说那么多的话,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出手的机会。
  一声沉叱,他抓住机会先下手为强,不给对方有拔剑的机会。
  左手微动,三道电芒悄然破空,手中的长剑随电芒俱进,剑发似雷霆出击。
  公羊方对自己的实力是非常有信心的,在湘阳州的时候,还真是没有遇到过什么敌手。
  出手狠辣阴毒,猝然一击,是志在必得。
  可惜,公羊方现在遇到的是暗黑一族最强大的高手,黑影微动,三枚毒针便从玉珠的臂下侧飞越,剑吟隐隐,她的剑已不可思议地出鞘,信手击出。
  「铮!」的一声震鸣,奇準地击中电射而来的剑尖。
  这份眼力,这份功力,一下子便让公羊方的脸色大变,知道自己的实力和眼前这个女子比起来,简直是不可以道理计。不过,公羊方并不想就此放弃,因为他还有一手最后的绝招。
  长剑一斜,凶狠的抢进,看架式,公羊方好像是要和玉珠生死相搏。玉珠轻蔑的一笑,剑上爆起了黑色的剑芒,几乎同时斩了三下。
  公羊方就觉得自己的眼睛一花,前面居然是三把黑色的长剑,每一把都带着无比强烈的剑气,让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了。
  一咬牙,公羊方将手中的长剑递出,同时人却往后退了一步。
  长剑在还没接触到黑色剑芒的时候,突然当中断开,一道目力难及的黑芒立刻从中散出去,几乎同时,公羊方的左手也射出了三道电芒。
  黑色的剑芒大盛,将所有的黑芒和毒针全部吞噬。公羊方根本就是无法躲避,右上臂立时裂开了一条五寸长的血缝,黑色的剑芒继续疾射,指向右肩井。
  虽然看到,但公羊方却是无法作出反应,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巨大,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对手攻过来。
  鲜血飞溅,黑色的剑芒整个没入他的右肩,剧痛入身,他才仰面使出金鲤倒穿波的身法,向后用力倒在床侧。但这个迟了一步的闪避的动作也只有做到一半,公羊方已经全身无力,发软。
  剑芒入体,庞大的暗黑之气便狂涛一般进入公羊方的体内,一下子便将他的身体完全控制了。